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美漫丧钟_ 第597章 告别-笔趣阁

时间:2021-06-01 17:23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混沌文工团小说美漫丧钟 第597章 告别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绿色的火焰晃动着,让两个洛基的脸色都显得惨白又狰狞,年轻的想要提问,而年老的已经知道了问题是什么。

    甚至他也知道,另一个自己会做什么样的选择,因为正是不断地选择,才成就了今天的自己。

    成为故事之神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漫长的故事,一段神秘之旅,在死去与活着之间不断流转,一切都只是一个故事。

    成为好人或者坏人都不再重要了,他就是洛基,而他为过去的自己准备了一个陷阱。

    “宇宙的毁灭却近在眼前,也许是有人告诉了墨菲斯托恐惧王冠之事,他很快就会得到它了,就在今晚。”

    年老的洛基看着站在下方的另一个自己,看着那年轻的脸上充满了费解,他回忆着过去。

    恐惧王冠由‘噩梦’铸造,而其原料是‘洛基’的思想和情绪,是他将它带到了这个时代,自然也是他将其存在的消息告诉了地狱魔王。

    一个交易。

    而如今的局面,只有洛基自己可以解决,他算准了墨菲斯托获取王冠所需的时间,毕竟故事是他编写的。

    尽管接下来的文字中,只有涂鸦和玩笑。

    “一顶王冠?它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“用处很多,但最主要的是收集恐惧化为力量,地狱的撒旦之位空悬已久,而当墨菲斯托戴着王冠坐上去的时候,诸界都将化为炼狱。”

    “恐惧?那接连不断的入侵,世界树的起火,就是为了获取阿斯嘉德的恐惧?诸神黄昏只是错觉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,也许是因为从来不恐惧的人们,产生的第一次恐惧才更为甜美呢?”

    年轻的洛基深深吸了一口气,而年老的洛基似笑非笑地回答了他。

    就如同他自己所说的那样,他是最不可信的人,这些答案中大概只有十分之一是真相,可年轻的自己根本无从分辨。

    小洛基目前能够从自己的知识中能确认的唯一一件事,那就是不能让墨菲斯托坐上‘撒旦’的王座。

    地狱领主们的实力相差不大,所以如今的地狱位面之间处于漫长的平衡状态中,但任何额外的力量都可能让这个多方天平失衡,成为最后一根稻草。

    而掌握恐惧的力量,意味着很可能获得七位恐惧领主的效忠,这可不是什么稻草,这是在天平上加了一座山。

    “一定还有别的办法,你有办法对不对?”

    年轻的洛基扯着自己的头发,白皙的额头也被他抓出了红印,他扭头看向火焰中的身影。

    老年洛基摊开手,向洛基展示自己半透明的灵魂:“我只是一段故事,如今的我无能为力,但你能阻止他,也只有你能。”

    “如何做?”

    “那王冠由‘你’的思想和梦境所铸,如果它们不再存在,王冠也就不存在了。”

    称自己为故事的人影,轻飘飘地说出了解决办法,而这个答案让年轻洛基一时难以抉择。

    如何消除一个人的思想?

    剥夺个体的生命却无法毁灭思想,需要将个体的存在从历史和故事上抹去才能做到。

    洛基在考虑其它的方法,他不是什么英雄,他不想用自己的性命和存在去交换什么宇宙的存续,他想要逃跑,跑到别的宇宙中去。

    “他今晚就会登上王座,成为新的撒旦。”老洛基平静地说。

    “让我想想,还不太晚,我能想到其它的办法。”年轻的洛基撑着自己的额头,皮肤的紧绷让他的眼睛仿佛都要掉出眼眶。

    “也许对于最终的胜利不算太晚,可是对于母亲和托尔都太晚了,你也许能找到独自逃生的办法,可是你带不走他们。”

    年老的洛基目光向下,他的长袍随着火焰摆动,仿佛与之融为一体。

    “让我想想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脑中保留着‘我’的一部分,那并不是你,让它覆写你的灵魂,改变你,那么你的思想就不会再存在,王冠也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是用我的思想来覆盖你的?”

    “因为你做不到,就像石块可以压住一只蚂蚁,一片树叶却盖不住大海。”两个洛基隔空对视,年轻的脸上透着烦躁和疑虑,但年老的十分平静。

    “不,一定有别的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也许有,但你没有时间去找了,母亲和哥哥也没时间去找了,死亡是早已注定的,阿斯嘉德人从来都没有什么选择道路的权利。”

    “死了的我还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嗯,至少不是死在诸神黄昏里,这是新的故事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你是想改变?从未来而来,就是为了扭转阿斯嘉德的命运?”

    “当然,不过首先得先解决了眼前的危机,否则所有人都没有等到诸神黄昏的机会了。”

    在地下的密室中,两个洛基以相同的声音交流着,甚至无法分辨出谁在讲话。

    而黑鹊不知从何而来,它降落在火圈中的石台上,用细枝般的爪子立在黄金角盔的其中一角上。

    鸟类的眼睛分布于头部两侧,因此当它横在两人中间时,尽管双眼中的洛基一个年老一个年轻,可它只看到了一个洛基。

    年轻的洛基陷入了沉默,他在取舍,别人的死活他一点也不在乎,但是母亲和托尔......

    年老的洛基用平静的语气催促着他:“你每拖延一会,事情就越发难以挽回,不过看到整个宇宙的亿万万生命生灵涂炭,自己的母亲和哥哥在地狱烈焰中灰飞烟灭,对于你这样的坏坯子来说,也许是一种乐趣?”

    “闭嘴!你知道这不是!”

    老年洛基露出一个笑容:“追求改变就是我全部的目的,而我猜,洛基只会为了拯救洛基而牺牲。”

    牺牲,陌生的词汇,以前从来不在洛基的字典上。

    但是当它突然成为了唯一的选择时,年轻的洛基也能坦然面对,他是阿斯嘉德的王子,这个看似陌生的词汇从来都不遥远。

    他想通了一些事情,脸上也露出了笑容,如同以往一样狡猾的笑。

    “奥丁在上,我才知道我自己在玩文字游戏的时候这么讨厌,你想要取代我,就是为了我的好名声,你需要干净的王子身份去做一些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唔,我倒还真没考虑过呢。”

    “别撒谎了,我们都是洛基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好吧,我知道你想要做什么,你想要真正的告别,那么就当做我最后的礼物吧,你可以找三个人去私下交谈,但是关于这里以及未来的一切必须守口如瓶。”老洛基也笑了,也许是历史,也许是故事,但一切都该如此。

    自己当年就是答应了未来自己的条件,甚至找了哪三个人他都记得很清楚。

    他追求改变,但现实一点也没有改变,这种反差,让他除了笑不知道还能做什么表情。

    “我答应你。”

    年轻的洛基点头应允,下定决心后就要立刻执行,时间紧迫。

    身后的火圈出现了一个缺口,年轻洛基转身离去,而之前还是幻象的绿色烈焰,不知何时露出了它的真面目,它就是确确实实的冥界之火,深绿色的地狱。

    如果洛基不相信未来自己的话,无法达成协议,那他根本无法离开。

    而现在老洛基在协议达成后允许他离开,则说明了之前老洛基说的事情是真的,他可以任由年轻洛基去查证。

    只要他不在乎耽误时间,让母亲和哥哥死掉......

    洛基能感觉到火焰冰冷刺骨,但已经无心再理会老洛基的恶作剧了,他要去找自己的哥哥。

    他不相信年老的自己,至少不能完全相信,他必须为将来留下一道保障。

    ..................

    “别追我了,你个蠢货!”

    “你别跑,我今天要好好教训你!”

    在阿斯嘉德的一个角落,这里是被战火波及的一处花园,诅咒战士几乎将这里所有的建筑都拆掉了,只剩下残垣断壁中粗大的树木以及一块块破碎的花坛。

    洛基之前用分身引开了托尔,一路上还领着托尔掉进了泥坑,扎进了干草垛,撞掉了蜜蜂窝,跑进了女厕所。

    而托尔现在非常狼狈,满身黑泥不说,稻草杆将他变得像是刺猬一样,蜜蜂和那些女人将他的脸弄得又红又肿。

    托尔又羞又气,他就想把洛基抓住打一顿。

    不过突然间,眼前的洛基消失了,一个新的洛基从一颗树后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托尔有些犹豫了,他不知道这个是不是真的,被幻术坑了几千年,他稍微有些经验了,他第一时间就看向两人中间的草地,猜测会不会有个粪坑或者尖刺陷阱。

    但是洛基突然跑了过来,抱住了他,切切实实的触感,让托尔更加疑惑了。

    “洛基?怎么了?”

    他手里的雷神之锤被放下了,洛基好像在哭,他的身体在颤抖。

    洛基确实在哭,他没有托尔那么高,所以在仰起头的时候,托尔看到他的脸上满是泪痕。

    洛基不想死,不想连存在都被抹消,但这是唯一的办法了。

    “托尔,答应我,如果有一天我变得邪恶了,你一定要杀了我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托尔皱起了眉头,他把雷神之锤扔在了一旁,看着弟弟奇怪的样子,为什么好好的突然说这样的话?刚才不是还玩得很高兴吗?

    “洛基,我.....绝不。”

    “托尔,你不了解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不需要了解,你是我弟弟,我会保护你。”

    托尔打断了洛基的话,把大手搭在洛基的肩上,用力捏了捏,像是想要给洛基传达信心。

    “我们都知道故事会怎么结束,诸神黄昏中,我会害死你们全部。”

    托尔的手在洛基头上拍了拍,他果断地说:“我不会允许故事那样发生,你也不会,我永远不会放弃你。”

    洛基揉了揉眼睛,他的目的落空了,但是不知道为什么,他却很高兴。

    “托尔,你真是九界中最大的傻瓜。”

    洛基流着眼泪和他拥抱,拍打着托尔的盔甲,看着他的脸和胡须,像是要把一切都记在心里。

    然后他突然掀起了托尔的斗篷,包住了他的头,从托尔怀里钻出来,一个水系魔法把托尔变成了落汤鸡。

    湿漉漉的斗篷和长发纠缠在一起,托尔好不容易才把自己的脑袋解出来,他看到洛基一边扭头做鬼脸一边飞速逃离。

    “哈哈!上当了吧?来追我呀!”

    “我今天就要打死你!”

    托尔怒吼一声,他的鼻孔里喷出了液体,不知道究竟是水还是鼻涕,他抄起地上的妙尔尼尔,奔着洛基追了过去。

    在两个人影越来越远后,真正的洛基才从树后走出,他扶着断裂的枝干,任由眼泪从脸上滑下。

    “再见了,哥哥......”

    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